111 澳门百家乐网址==点击送66


故乡的怀抱(散文)

2017-10-19 13:16 来源: 吴美群
2017-10-19 13:16:52来源:作者:吴美群责任编辑:杨帆

  作者 吴美群

  谁都有故乡,谁都离不开故乡。诗人汪国真在《母亲的爱》一诗中说过:“我们也爱母亲,却和母亲爱我们不一样。我们的爱是溪流,母亲的爱是海洋。岌岌草上的露珠又圆又亮,那是太阳给予的光芒。四月的日子半是烂漫半是辉煌,那是春风吹过的地方。我们的欢乐是母亲脸上的微笑,我们的痛苦是母亲眼里深深的忧伤。我们可以走得很远很远,却总也走不出母亲心灵的街场。”同样,我们可以走得很远很远,却总也走不出故乡那仁慈、博大、温暖的怀抱。

  一

  在童年的记忆中,故乡是童年的乐园。最开心的当数捉泥鳅和滚铁环。小时候,家乡泥鳅极多。春天对鱼类来说是个繁殖的季节,在一场大雨后,泥鳅成双成对顺着浑浊的水冲出沟渠去闯荡世界,一路在水草里缠绵、翻腾、嬉戏,闹出很大的动静,这时的泥鳅个头很大,大的有将近半尺长,用网兜很容易给打捞上来。夏天毒辣的太阳将水田的水给烧热了,小鱼仔耐不住高温都翻了肚皮,下到水里捞鱼双脚会被烫红,泥鳅比鱼有能耐,纷纷钻进了泥里避开酷热。在田埂上抠下一块稀泥,里面会钻出许多的小泥鳅,这时的泥鳅很小,一般长不过一寸。秋天的时候,在池塘的泥里可以挖出泥鳅来。像黄鳝和鲶鱼一样泥鳅光滑没有鳞片,身上还有粘液,但是黄鳝身体细长好抓,鲶鱼个头大肚子软,从鱼头下面捏住软肚子鲶鱼就无法挣脱,常见的泥鳅也就一两寸长,无处下手,即便抓住了很容易就滑脱了,捉泥鳅是很不容易的事。但捉泥鳅又一件是很开心的事。那时,是生产队大集体,累死累活干了一整天才挣一角多钱的工分,生活十分的艰苦。盼星星盼月亮才吃到那么一餐鱼、肉。有一次走到田埂上,看到田边的水沟里有很多泥鳅,于是便邀了几个小伙伴拿来脸盆和水桶去捉泥鳅。我们在水沟上游筑了泥坝,用脸盆将水淘干,下游的沟底经流水长期冲刷,沟底的泥是硬的,失去了泥水的保护泥鳅无处躲藏,被我们一一装进了水桶里,当成战利成果拿回家。泥鳅经大人们的加工,做成了一道“泥鳅焖黄豆”的好菜,黑的是泥鳅,黄的是黄豆,红的是干辣椒,可谓是色香味俱全。这难得的好菜,让孩子们解了馋,洗了洗那几乎生了锈的肠和胃。

  滚铁环是小时候最为流行的一项体育运动。铁环,顾名思义,就是用钢筋做成的一个圆,大点小点都行,无统一规定;钢筋的粗细一般为直径6-8mm为宜。手握一根杆,杆的前端有一铁钩。铁环滚动时,用铁钩套住铁环。一定是外套,绝不是从里面勾住。滚过铁环的人都明白,铁钩如果是钩在环里面,那就无法滚。铁钩的作用:一是扶着铁环,不偏不倚,把握方向;二是借助铁钩发力,推动铁环向前滚动。所以,滚铁环时,要钩不离环,环不离钩,完全是一体;滚铁环不怕平道,不怕下坡,就怕下坡。下坡时,铁环很容易脱钩。滚铁环要讲技巧,尤其下坡滚环,既不能让钩脱环,也不能用力;脚步一定要跟上,快不得,也慢不得;但很大的陡坡,不宜滚环,人的脚步是跟不上铁环的。我央求父亲为我做一个铁环。于是,父亲找到一根废弃的钢筋棍,拿到街头铁匠家里。铁匠拿过钢筋,利用做镰刀、锄头的机会,一头扔进燃烧着的火炉里,来回拉动风箱。不到一分钟,拿出通红的钢筋,在铁錾上那么一锤,做成了一个泛着青光的大铁环。我跑过去接过铁环,如同接过一个价值连城的宝贝,吃饭时肩挎着,睡觉时脚蹬着。

  记得那时,下课铃一响,小伙伴们便"射"出教室,各自操纵起自己的铁环来,一路滚回家。有时所有的铁环聚集起来摆成一条铁环长龙,那阵式,那声响,在孩子们的心目中颇为壮观。那时的农村,电视是件稀罕物。吃过晚饭,大人们便陆续来到村头的晒谷场里,男人们三五成群地靠在稻谷堆旁,吸着自己卷的烟,谈论着禾苗的长势。女人们则拿着针线,东一句西一句家长里短闲聊着。孩子们则推着铁环穿梭于谷堆与晒垫之间,穿梭于吸烟的男人与闲聊的女人之间,充满无穷乐趣。

  二

  快乐的童年就这样在故乡的怀抱中不知不觉地过去了。长大以后,离开故乡,到外求学谋生,奔波劳碌。转眼间人到中年。人到中年之后,上有老下有小,此时故乡又成了是亲情的磁场,吸引着我们常回家看看。

  最为突出的当数春节。春节是乡村最大且最为隆重的节日。如果把过年比做一台戏的话,那么年关则是这台戏的序幕。年关把人们的思乡之情搅活了,搅浓了。“每逢佳节倍思亲”,在外面工作或在外打工的游子们纷纷归乡。故乡小小的车站顿时热闹了起来,每天归人如潮,熙熙攘攘。于是,乡下涌来了一股色彩缤纷的人流,给乡下平添了一种节日的气氛。年关还是乡下人备年货的黄金时间。这时,乡下的集市可热闹啦。整个集市像条大河,乡村四面八方的小路像小溪,一条条小溪从山里流泻而出,汇入这条大河。顿时,集市上人流似涌,声浪翻飞。买足年货,乡人们便各自归家。于是,山道上,又是笑声阵阵,久久飘荡在乡下的天空。

  燃放鞭炮,辞旧迎新,是一项必不可少的仪式。正如鲁迅先生在小说《祝福》的开头所描写的那样:“旧历的年底毕竟最像年底,村镇上不必说,就在天空中也显出将到新年的气象来。灰白色的沉重的晚云中间时时发出闪光,接着一声钝响,是送灶的爆竹;近处燃放的可就更强烈了,震耳的大音还没有息,空气里已经散满了幽微的火药香。”据资料记载:中国民间有“开门爆竹”一说。即在新的一年到来之际,家家户户开门的第一件事就是燃放爆竹,除旧迎新。由于有了“开门爆竹”的传统,所以现在春节前,不论城市还是乡村各家各户都要买鞭炮,大年三十吃团圆饭前,要燃放一串长长的鞭炮,一家人听听鞭炮声。若响声大,声音脆且连续不间断,预示着来年家道顺利,全家平安健康。接下来到了晚上十二点,还要燃放烟花和爆竹迎新年,接喜神。乡下人对年夜甚为重视。一大早,乡下人便忙开了。年夜,除了乡下人少不了猪肉外,还一定要有鱼。因为“年年有余(鱼)”的美好光景是乡下人为之向往,为之奋斗的。于是,就有了年夜里的吉祥菜——鱼。杀完鸡,弄好鱼,煮好饭,一切办妥之后,一家人围着圆桌甜甜美美、津津有味地吃起来。大锅里盛满吉祥,酒杯里盛满富裕,话语里飘满欢乐,屋子里荡满喜气。吃过年夜饭之后,便是守夜。一家人围着火炉,在电视机前观看精彩的电视节目。待到新年的钟声敲响,那劈里啪啦的鞭炮声在寂静的村子里此起彼伏。元宵节晚上各家还要燃放一次鞭炮,这年才算过完年。过年的鞭炮声,增加了喜气,年味变的更浓了。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这首传唱大江南北的流行歌曲,唱出了在外奔波了一年的游子们归心似箭、盼与家人团圆的迫切心情。在外打工的人们亦不例外。每到春运这个一票难求的时刻,数以万计的外来务工人员便成群结队、戴上头盔、披上雨衣、骑着摩托车、载上家人,一起回家过年。这是很多在外打工的村民回家过年的选择。难怪有人作诗感叹:思乡最切是年关,冒雪迎风奔故园。藏起心中伤与痛,妻儿翘首小村前。家乡的打工族亦是如此。每每年关将至,在家乡的公路上,你总会看到这样的场景:棉衣、护膝、雨衣、棉毯、手套……一群群“全副武装”的农民工冒着风雨严寒大老远从广东、福建等地骑着摩托车返回家乡。去年春节放假,笔者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返乡过年的韦大哥。韦大哥,与我同乡,现在广东江门打工。他告诉我:这几年他每年都要带着老婆孩子骑摩托车从江门回到家乡。从他的装备看起来就已经知道他是个“老司机”了。防风衣服、全盔、护膝护肘,还有更为高科技的装备:从摩托车电瓶中改造过来的手机充电器固定在油箱旁边,再把手机固定在油箱上面,打开导航软件,插上耳机就可以使用导航了,还不用担心手机没电。从广东江门开摩托车回到家乡,一路上需要20多个小时左右,途中在广西贵港住宿一晚。韦大哥说,孩子今年7岁,因为晕车,所以十分害怕坐大巴,迫于无奈,只能自己开摩托回家。当问及为什么要开摩托车回家的时候,他回答说,坐大巴的车费要比自己开车回去的油费贵得多,这样能省不少钱。之后他又说,他所在的村屯大部分都建起了楼房,他家还是泥瓦房,而且年久失修成了危房,需要重新建设。这些都需要钱,能省一分好一分。况且,自己开摩托车回去还可以方便出行、过年走亲戚。

  故乡这个亲情的磁场,以其巨大的吸引力,吸引住每一个家乡人的思亲之心。家的方向就是年的方向,父母的期盼就是儿女们的期盼。在故乡的怀抱中,亲情得到了最为亲密的接触,最为彻底的释放,最为温馨的表达。

  三

  “树高千丈,落叶归根”,年龄越大,思乡越切。

  特别是那些风烛之年的老人,思乡恋乡之情,尤为令人感动。他们生是家乡的人,死是家乡的鬼。就连在外病死了,也要千方百计将尸骨拉回故乡安葬。邻村有一位老人,随儿子到南宁生活。病危之际,一再叮嘱儿子:过世后,一定要把他送老家安葬。因病情严重抢救无效,老人病逝在医院里。按照规定,病逝在医院的,都要拉到市里的火葬场进行火化。为了完成父亲的遗愿,儿子只好央求医生。出于同情和无奈,医生给儿子出了一个主意:叫儿子出高价请医院的救护车将“病危”的父亲拉回家。于是,一个已经病逝的老人,鼻子插上了输氧管,装成病危的患者,由医生和家人一路“护送”,行程数百里,从省城回到了家乡。

  “树有根,水有源”,清明节是家乡人回家祭祖的最好时机。一到清明节,游子们纷纷返回故乡祭奠先祖,寄托哀思,传承孝道。清明时节雨纷纷,临近清明节的几天里,雨一直下个不停。茫茫的雨雾,缭绕在天地之间,给祭祖的人们增添了几分凝重,几许凄凉,几缕思念。

  到了清明节那天,一大早,故乡的小河边,尽是忙碌的乡亲:或忙着刮净刚宰香猪的猪毛;或忙着拔净刚杀鸡鸭的羽毛;或洗刷盛祭品的竹篮……总之,各忙各的,都在为祭祖做好准备工作。临近中午时分,祭祖的队伍开始出发了:以家庭为单位,挑着各式各样的祭品,扛着大大小小的鞭炮,拿着白色醒目的幡旗,沿着山路,走向各自祖先的坟地……没多久,山野间,便接二连三地响起了一阵又一阵的鞭炮声,分布在山脚、山腰的一座座坟茔的坟头上便插满了一杆杆醒目的白色幡旗,远远望去,就像是一树树绚丽的梨花盛开在茫茫的山野之中,给故乡平添了一道别致的风景线。在祭祖的路上,我们遇见了远嫁广东的一位老乡。她带着两个儿子回来给她的父亲上坟。只见她虔诚的在她父亲的坟前摆上了祭品,她的两个儿子将点燃的香烛插到了自己外祖父的坟前,然后毕恭毕敬的默哀。之后,他们又给外祖父焚烧了纸钱。微风吹来,纸钱纷飞,袅袅的盘旋在坟地的上空,寄托着亲人无限的思念。

  “生死,昼夜之事也。”这句古语道出了生死的平常和无法预料。每当夜深人静之时,家乡那山坳口突然传来一阵又一阵断断续续的鞭炮声。不用说,那肯定是又有人因车祸或别的什么遇难了,正连夜用车子送尸体回家的。那鞭炮声穿村越寨,惊天动地,最终消失在山的尽头。如果在一个山雨迷朦的清晨,一阵悲凉的鸣锣声响过之后,接着响起一阵阵断断续续的鞭炮声的话,不用说,又有人过世了。这些鞭炮声哟,都是那么的凄凉,令人听后揪心般的疼痛,又令人久久不忘,深深地烙印在脑海里。

  我有一个儿时的老庚,因病过早地谢世了。去世时,才三十多岁。他带着遗憾和留恋匆匆地走了。他留下了年轻的妻子和年幼的儿子。年幼的儿子跪在他僵硬的尸体旁,嚎啕大哭:“爸呀,爸呀,你走了,谁供我读书呀!呜,呜、呜……”此情此景,令在场的亲朋好友无不泪流满面。送葬那天,他的妻子哭哭啼啼,哭得泪都干了。看着那场景,送葬的人无不为之动容,无不为之流泪,无不为之发出同情而又可怜的长叹。“噼啪噼啪,噼噼啪啪”,一阵急促的鞭炮声打断了我的思绪。只见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抬着他的棺材走出了村口,向村对面的山脚行进。顿时,哭声响成一片。送葬乡亲们缓缓地行进在乡村的山路上,默默地为他送行。于是,村对面的山脚下又多了一座新坟。每次回到故乡,远远看到山脚下一座座崭新的坟堆,我的心里总是充满着无限的感慨和莫名的哀伤。那崭新的坟堆,无声地告诉你:一个又一个老乡又长眠在故乡的怀抱里,了却了他们入土为安的夙愿。此时你感觉到:生命有限,人生苦短;情谊无价,倍加珍惜。

  故乡就是这样,以其博大的胸怀吸纳来自四面八方的家乡人,成为游子们归属的最佳港湾。岁月匆匆,路途茫茫,风雨漂泊,疲于奔命,确实是多么需要一个宁静而又温馨的停泊的港湾啊。此时,故乡便是你停泊的最佳港湾。富贵发达也好,穷困潦倒也罢,故乡均一视同仁,既不厚此薄彼,也不论资排辈,一概欢迎你投入到它那温暖的怀抱之中,让那一颗颗疲惫的心灵得到歇息,得到安慰,得到解脱。

  啊,故乡的怀抱,你是我们童年的乐园,亲情的磁场,归属的港湾。纵然我们可以走得很远很远,却总也走不出你那仁慈、博大、温暖的怀抱。

[责任编辑:杨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
博彩公司排名,澳门顶级博彩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