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郴州环保局原局长获刑4年 法院认定红包是行贿受贿

2017-08-29 14:13 来源:法制日报 
2017-08-29 14:13:59来源:法制日报作者:责任编辑:陈畅

  原标题:郴州市环保局原局长受贿200余万获刑4年

  法院认定红包是行贿受贿非人情往来

  □ 本报记者  阮占江

  □ 本报通讯员 许志华 黄玲娟

  利用环保局局长的职务便利,在环保手续审批、环保项目环境影响评价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200余万元。

  近日,湖南省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郴州市环保局原局长曹元生犯受贿罪的判决生效,曹元生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30万元。面对法律的公正审判,曹元生悔恨不已。

  自酿苦果

  退休之后仍然锒铛入狱

  在郴州,说起市环保局原局长曹元生,不少认识人都对他有“低调”“随和”甚至“老实”的印象。

  贫寒学子出身的曹元生步入仕途后,从一名普通公务员一步一步成长为正处级领导干部,还曾6次被评为优秀领导干部,荣立一等功一次。然而,本应安享晚年、尽享天伦的曹元生,却在退休后锒铛入狱。

  在生态优美的林邑之城郴州,“绿水青山”胜过“金山银山”的理念深入人心。可想而知,环保局局长这个位置,在郴州人眼里的分量。

  2002年4月,曹元生出任郴州市环保局局长、党组副书记。正是这个炙手可热的位置,让曹元生的朋友圈、交际圈像生态系统一样复杂多样、良莠难分,他逐渐放松了警惕、迷失了自我,错把“陷阱”当成了“馅饼”,最终吞下自酿的苦果。

  2016年6月,因涉嫌受贿,湖南省人民检察院决定对曹元生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同年7月,郴州市检察院决定对其执行刑事拘留。同年8月,郴州市检察院作出逮捕决定。2017年4月25日,郴州市检察院向郴州市中院提起公诉。

  郴州市检察院起诉书指控,2002年至2015年,被告人曹元生利用其职务便利,在环保手续审批、环保项目环境影响评价、环保项目争资立项、环保项目竣工验收、环保案件查处、人事任命、承揽工程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刘某、郭某等25人分99次所送财物共计人民币242万元、美元7000元、价值过万元的佳能相机一台,其中还与谭某共同受贿人民币10万元。

  庭审焦点

  人情往来是否构成受贿

  庭审时记者发现,曹元生收受红包的时间集中在春节前、中秋节前、端午节前和婚宴上。除一笔受贿数额最大的20万元外,大多受贿数额在1万元至3万元,最小的仅4000元,送红包的人绝大部分是有求于他的企业界“朋友”。2008年至2014年,某公司负责人先后7次送给曹元生红包33万元,数额从1万元至5万元不等,最大的一笔为20万元。同一时间段,某公司股东先后14次送给曹元生红包5.6万元。就这样,曹元生总共收受类似红包80多次,总额180多万元。

  同时,曹元生还存在索贿等犯罪行为。2012年至2015年,曹元生在退“二线”前,向某公司先后8次“报销发票”32万元,向另一公司分3次“报销发票”21万元。

  这些红包和“报销发票”是否成为受贿犯罪,成为庭审时控辩双方争辩的焦点。

  曹元生认为,“报销发票”是他帮助这些报账的公司解决了职工计划生育、上户、老房子等问题所支付的劳动所得。

  其辩护人提出,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曹元生受贿的部分事实不应认定为受贿。因为,有的是公司支付给他的劳务报酬,不应认定为索贿;有的收红包行为缺乏“为他人谋取利益”的受贿罪构成要件;有的则是正常的人情往来,不应当认定为受贿。

  法庭的旁听席上也有人低声议论,虽然收了钱但并没有违规办事;许多单笔红包数额不大,没有达到3万元入罪门槛;逢年过节收了红包顶多算违纪,怎么就成了犯罪呢……

  如何定性

  司法解释早已明确规定

  这些礼尚往来的模糊认识,在公诉人出示的证据和释法说理下,被一一粉碎。一审法庭也成了释法说理的警示教育课堂。

  为曹元生报账的企业负责人证言显示,曹元生当时还是市环保局局长,之前为企业帮过忙,今后还需要继续与他搞好关系。既然有求于曹元生,他们又怎么好意思拒绝其报账的要求呢?

  公诉人指出,表面上礼尚往来的红包和“报账”所得,其实际都是“权钱交易”。被告人在主观上明知他人送钱是为了获取曹元生职务便利所带来的利益,既有收受行为,事后也无退返行为,具有受贿的犯罪故意。收受贿赂后即使正常履职,也侵犯了职务行为的廉洁性,因此收钱后没有违规办事依然构成受贿罪。如果在收钱后出现了不正确履职问题,行为人可能同时触犯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等渎职犯罪。不管是逢年过节送红包的感情投资,还是先给钱后办事,或者先办事后感谢,都适用“两高”最新司法解释。

  2016年4月18日,“两高”颁布的《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这些问题都予以了明确规定。该解释的第十三条规定,“实际或者承诺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明知他人有具体请托事项的、履职时未被请托,但事后基于该履职事由收受他人财物的”都视为为他人谋取利益。国家工作人员索取、收受具有上下级关系的下属或者具有行政管理关系的被管理人员的财物价值3万元以上,可能影响职权行使的,视为承诺为他人谋取利益。该解释的第十五条规定,对多次受贿未经处理的,累计计算受贿数额。因此,曹元生收受的大小红包都应累计计算为受贿数额。

  2017年7月21日,郴州市中法院下达一审刑事判决书,全部采纳了检察机关的公诉意见,包括被告人曹元生具有从轻处罚的情节,并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责任编辑:陈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
澳门赌博官网,澳门赌场网址,澳门赌场网站